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怀不上孩子的夫妻
怀不上孩子的夫妻

怀不上孩子的夫妻


  「要射了!」

  「喔喔!来啦,人家来啦!」

  脑袋中跑出闪砾着的白光般,我耐着浑身颤抖的感觉承受着丈夫在我阴道内
一震一震的肉棒触感。

  丈夫对我的身体感到兴奋,努力让肉棒往内插,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将灌注
了无数爱情的精液不断射进我的膣内。

  不论身心我也被丈夫给钟爱着,让我体会这件事的丈夫也相当激动。

  「啊啊,老公,太棒啦,人家爱你!」

  「我,我也很爱你,内在外在你也是最棒的!」

  「老公,啊啊,老公!」

  即使已经结婚三年,双方也已经二十八岁,到达奔三尾段的年龄,可是我们
仍然对彼此倾吐着平常绝对羞人得说不出口的赞赏跟深情对话。

  当然这些都是从心而发的话。最少我跟刚刚说的一样深爱着丈夫,也能断言
不会跟他以外的男人投注爱情。

  另一方面,虽然没听丈夫亲口说出来,可是我自从跟他结婚后从来都没有怀
疑他对我的爱意。

  不管何时我也能感受到他言行中带着的深深爱意,而且纵使没有新婚时代那
么频繁,他每天也会最少宠爱我三次之多,满足我的身心。

  我们两个都不曾怀疑过终此一生——哪怕哪方先逝——也只会有对方这个独
一无二的伴侣。

  可是,以这么强烈的爱情连系一起的我们也有着无法解决的巨大苦恼。

  「老公,这次,这次一定……」

  「啊啊!这次我们肯定能怀上孩子……」

  没错,自结婚以来我们一直都很想要孩子。

  在结婚前也没特别意识过,可是在双亲感动地流泪时低声说的那句『会感到
寂寞哪』在我心底一直回荡着……

  作为独生女的我嫁出去之后家人的日常就缺少了一个人,而结婚会让父母感
到何等寂寞……成为人妻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我才能够切身体会到这个感受。

  正在我想着怎样能够减缓双亲的寂寞时,我就想到了这件事。

  丈夫的双亲跟我的父母不一样,在那个时候的笑容是打从心底地感到高兴似
的;而他们的分别就只在于丈夫的双亲当时正被嫂子的两个小孩坐在膝上,跟他
们一起吃东西时也露出了非常幸福的表情。

  看到这光景的瞬间,让双亲感到了寂寞的我就想到了自己可以办到的事。

  那就是早点让他们跟我的孩子一起相处,把我离家之后带来的寂寞尽可能地
弥补。

  不止两个,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怀上很多孩子,让父母能够在照顾儿孙时会很
高兴地跟邻居说『照顾孙子真麻烦啊』之类的,作出很幸福的抱怨。

  所以,在蜜月时我就跟丈夫商量。

  在交往时并没有露出不喜欢孩子的举动,所以丈夫在听到我说『可以的话想
尽早怀上孩子』这个心愿时虽然稍稍露出让我不安的为难样子,但是意外地很爽
快的就答应了。

  当我问他理由时,他就跟我说有留意到我父母在婚礼时的神情。

  他还跟我说,自己想要对将最爱的女儿交托给自己的两人作出报恩,也想达
成自己身为我丈夫要让他们也得到幸福的义务。

  那番话让我忍不住拥抱着丈夫。

  我到底是嫁给了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啊!

  我在那时候就在心里对自己立下『终生只爱他一人』的深刻誓言,与他共渡
了激烈的初夜,为了在蜜月怀孕而与他作了很多很多次的交媾。

  也许因为双方都不是初次体验性爱,所以反而更加激烈吧。

  正常位,后背位,立位,座位……总而言之完全没把羞耻心当作一回事,我
动用所有性知识与他并渡良宵直到天亮;那个时候我们交媾的次数也是至今为止
的最高记录,直到现在也未被打破呢。

  然后,今天也把最后一滴精液射完的丈夫一如以往的躺在我的膝枕上面,小
心翼翼地爱抚着我的腹部。

  经期结束后的日数,体温等等,所有资料都显示说这几天是最适合怀孕的日
子;每次迎接这个日子,我们也抱着今次绝对能够受孕的期望而努力,但我们总
无法得到结果。

  「怀孕甚么的虽然不是绝对的事……」

  「是啊。可是,我们彼此的身体状况也没任何问题。」

  「嗯,也对呢……」

  自结婚至此,我们每次都真心抱着能够产子的念头做爱,但是完全没有怀孕
迹象让我们相当不安;当然我们不会怀疑伴侣,可是总会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才一直无法得出好结果。

  丈夫怀疑自己的精子,我怀疑自己的卵子,所以我们彼此都认真商量过,万
一哪一方的身体有问题而被诊断出无法生孩子的结果也不要放弃,不管用多少钱
跟时间也要治好问题,为了生儿育女绝不松懈,一定要怀上孩子。

  抱着这样的觉悟,我们接受了医师的诊断……对那个结果,我们不禁向平常
不怎样依赖的神灵作出了真诚的感激。

  我跟丈夫在医学上完全没有问题。

  以防万一我们到了好几间医院检查,也是得出了跟最初毫无相异的结果。

  我们都没有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必定能够怀有爱情的结晶。

  ……可是,在那之后已经过了足足一整年,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受孕的征兆。

  当然医师所说的我们都不认为有错,但是如果医师没诊断错误的话那就代表
不妊的原因是个谜,让我们更加担心。

  「……老公……」

  「嗯?」

  「还是……去找笹野先生吧?」

  「笹野啊……」

  听到我说出的人名字,丈夫露出了不太好的表情。

  笹野先生是丈夫就读高中时的同班同学。虽然他没有告诉我详情,可是那个
人以前跟丈夫的关系并不算好,每次提到他的名字丈夫总会露出现在这个表情。

  以前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放弃,可是这次我可没办法退让。

  我想要试试各种可能性。

  ……说不定,已经怀抱着想生育孩子这愿望三年的我已经被逼得很紧张。

  「…………」

  丈夫无言的凝望着我。

  然后,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坚强的觉悟,他深深叹了口气。

  「我知道啦。就去找笹野问问看吧。」

  「老公!」

  「嘛,当年不小心把请柬送到笹野手上说不定也是甚么缘份啦。」

  丈夫苦笑着说道。

  听到丈夫的话,我也想起了婚礼当天的情况。

  那个时候,正在招呼来客的丈夫在遇见自毕业以来一直都没碰面过的笹野先
生时,露出了充满困惑的表情。

  笹野先生手上的邀请状是正式的东西,而且当时的来客名单上也有笹野先生
的名字,所以我还依稀记得当时自己跟丈夫两人直接去跟他询问实际的情况。

  毕竟经过予足足三年,当时说了甚么我已经完全记不起来,可是笹野先生当
时提到的职业叫作『夫妇生活指导员』——是个甚少听过的工作——也有留下自
己的名片,还告诉我们要是退上甚么困难可以联络他。

  想到自己要跟这个关系不深的笹野先生进行咨询,我也觉得这可能就是丈夫
所讲的『缘份』。

  「呼呼……说不定真的是那样呢。」

  要是能够因此解决问题,就不定笹野先生收到邀请状也是神灵的帮助呢。

  感到眼前出现了希望之光的我抱紧了丈夫……然后发现了某件事情。

  丈夫那被我握在掌中的肉棒再度变得硬挺起来。

  「老公你真是的……想要再来吗?」

  「啊,嗯。」

  燃起冲动的我肯定对他露出了带着情欲的笑容了吧?

  慢慢靠近丈夫的下半身,我张嘴把他的肉棒含进口里;知道我平常不会怎么
替他口交,有些惊讶的丈夫发出了充满舒爽的声音颤抖起来。

  「喔,喔呜……!」

  「唔嗯,啾,喔唔……」

  我的舌技让他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腰也随之一颤一弹。

  加上隔天是休息,我们两人久违地相爱了整个晚上……交媾数只差三次就能
够直至新婚初夜时的最高记录甚么的,还真的没预料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