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男生宿舍里的浪女
男生宿舍里的浪女

男生宿舍里的浪女

他是我的室友玉哥,全名刘恺玉,和一个明星同名,更神奇的是长相和这个明星也有7分相似。

他也是我唯一的室友。

我们寝室其实是有四个床位的,因为学校生源差,每年招生数量蜕减,因此好几个四人间其实都只住三人,另一个室友和玉哥起了冲突,大打一架,然后就申请调换寝室里,之后也没有别的同学搬进来,从此就成了两人寝室。

玉哥有个女朋友叫阮幼薇,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成绩优秀,但为了和玉哥在一起,也来到了我们这个帝都野鸡大学就读。

所以平时考试神马的,我们就拿小平的笔记看。

这玉哥也是真把我当兄弟,小平也真没把我当在外人,小平几乎就是住进了我们寝室,平时大大咧咧不说,连洗完澡都啥也不穿披着浴巾就出来,几乎完全暴露大奶在我旁边晃来晃去。

小平很美,应该说比妻子,不,我现在应该叫她媛媛。

小平比媛媛要漂亮,几乎各方面都要略胜一筹,但和媛媛不同,媛媛是那种清纯带着文艺范的女生,而小平透着致命的诱惑,她的一颦一笑彷佛都带着春情,这是一个尤物。

这样的尤物别说当我女朋友,就是让我干一次短寿10年都愿意,但玉哥并不专一,他在外总是桃花不断,但带到寝室里干的只有小平一人。

他是两个前卫开放的人,对性和爱的认识完全颠覆了我的三观。

玉哥常跟我说感情是心理需要,而性是生理需要,生理需要和心理需要可以是一个人,但也可以分别从不同的人身上得到,男女做爱就像握手一样,只是两个器官交叉接触而已,对握手,大家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而性器官呢?仅仅是因为它们平时深藏在裤裆里,然后不同属性的器官,然后造物主把这两个器官设计出相互交流就能产生愉悦的功能,然后人们就给这两器官的交流套上神圣的意义,从生理意义推导向心理意义,这是不正确的。

同样人因为旧有观念的枷锁,因为心理的因素影响对生理的追求,也是不妥的。

古人都说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

人的一生能做多少次爱阿,做一次少一次,压抑自己的欲望就是压缩自己的人生阿!这不是玉哥给自己花心找的借口,而是他的生活态度。

感情上忠贞,身体上追求极致的快感!小平经常因为玉哥的花边新闻和他吵架闹分手,但那次也没真分,床头吵架床尾合,相逢一炮泯恩仇。

我喜欢安静的躺在床上,但不代表我能很快的入睡,此刻对面的床上传来床摇晃产生的吱咯吱咯的声音,鸡巴在阴道抽插产生的噗呲噗呲的声音,还有小平压抑的动人的呻吟声。

这一切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就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另一张床上,虽然熄灯了,但是人影清晰可辨,小平用女上位的方式在和玉哥做爱,她不断的起伏,她的大奶在晃动…阿…呃…阿……压抑的呻吟声终于难以自抑,紧接着一声男性的粗吼,玉哥从小平体内拔出鸡巴,源源不断的精液喷在小平的脸上,小平把刚射完精的鸡巴含在嘴里,用她那灵活的舌头清理着剩余的精液。

然后他们抱着睡觉了,不一会就传来玉哥均匀的鼾声!他们是做爽了呼呼大睡,老子被弄得鸡巴硬的跟旗杆似的,涨的难受,爬下床就往卫生间跑,脱了裤子瞄准马桶就撸起来,可能受的刺激太大,手都撸麻了还是不射…这时门突然开了,小平全身不着一缕,晃动着大奶子直奔而来,一下就坐到马桶上,我一时手足无措,坚硬的鸡巴几乎就正多对着她。

你打个飞机怎么打这么久阿,我肚子实在太疼了,忍不住了。

这场面多尴尬阿,你这个坏人快点出去呀。

小平嗲道。

我…我…我穿上裤子,硬挺着鸡巴逃回床上。

过了一会儿,小平从卫生间出来,爬上床把玉哥摇醒又开始做起来爱来了。

这骚货绝对是故意整我的,好不顾忌的叫起床来,玉哥受到鼓舞声玉大震,拼命抽插,整个床再一次被摇晃得吱嘎吱嘎响声不断…妈的,真想过去一起来,我心理埋怨着,一边看着他们做爱,一边幻想着此刻在上面抽插的男人就是自己,右手在鸡巴上规律的撸动着。

阿…呃…啊…伴随着小平撩人的呻吟声,我们三个人在这瞬间是同步的,小平在玉哥的抽插下达到了高潮,玉哥把鸡巴深深的插入小平的阴道,一动不动,这一次他内射了,而我,依然是苦逼的把精液射在纸巾上,但射的太多,被子上都是,我又抽出纸巾擦干净,然后揉成一团丢向垃圾桶,而玉哥也丢向垃圾桶,不同的是除了纸巾,他还有套子。

原来是他们刚才用套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庆幸,小平的阴道里还是干净的,我为什么有些开心,大概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吧,明知道不是自己的,但总是希望别人还吃剩下那么一点。

这件事之后,他们两做爱的时候就再也不顾及我的存在,随时随地只要关了寝室门,这里就是他们的战场,甚至在开着灯我就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也做,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玉哥的鸡巴如此插入小平的淫穴。

玉哥的鸡巴比我明显小了一号,但是这又能怎么样,鸡巴不在大有逼操能灵,而小平的阴唇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好漂亮,看着玉哥黝黑的鸡巴频繁出入小平的粉嫩淫穴,我顿时生出一种感慨,好逼都被狗日了。

此时小平双腿大大的张开,芊芊玉指在阴道口上下滑动,媚眼如丝朝我望去,强哥哥,我要做爱了哦,你这次也要看着我打飞机哦。

玉哥嘿嘿一笑,兄弟知道你是处男还没操过逼,先看看哥哥怎么操逼,有机会带你去实习。

玉哥的龟头在小平的阴道口磨了几下,然后就勐的插进去,然后就开始翻云覆雨起来,苦了我的子子孙孙受此刺激只能再一次被空气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