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心之变
母亲心之变

母亲心之变

星期五随着放学的铃声响起,没过多久校园就开始喧闹起来,终于又到了双休日学生们很是喜悦纷纷的往校门涌去,校门口早已被家长来接的车辆停满,出了校门有的学生们往自家来接的车辆走去,也有的学生来到学校附近的公交站牌处准备做公交车回家。

  随着时间的流逝,学校的大门口处的学生越来越少,这时四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刚出校门其中的一个穿校服的少年就于另外三人分开,独自一人来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比较偏僻的拐角,来到这地方少年站在原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少年的面前,看到这辆车停在自己跟前,少年又四处张望了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于是打开车门快速的钻了进去,刚关好车门车子马上就往前开去,一个转弯很快就消失不见。

  二十几分钟后。在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小旅馆里的某个房间内,这个房间房门紧闭里面层层上锁,里面房间的入口处,一堆衣物被随意的丢放在一起,有男有女,可以很容易的分辨出里面有女士用的白色文胸内裤和一套黑色职业装,还有一套学生穿的校服和一件蓝色的男士内裤,这些衣物相互交叠很是凌乱,不难猜出,当时这些衣物的主人是多么急切的想把身上的衣物除去。

  房间的床上,一个绝色的美妇正仰面躺着,此时的浑身红潮,香汗淋漓,黑发散乱,春眼迷离半睁,白皙的玉脸布满红晕,高挺的琼鼻剧烈的喘息的不绝于耳,贝齿咬着红唇,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不过此时的衬衫正大大分开,露出两座高耸的巨乳,乳肉十分的挺拔,时不时的上下晃动荡起阵阵水波,小腹丰腴而又不失平坦,两只光滑雪白丰腴的大长腿呈M字型分开,在一边的小腿上还挂着没有完全退去黑色丝袜,两只小巧可爱的玉足紧紧的崩着。

  而在绝色妇人雪白的娇躯上,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正趴在上面,这个少年气喘吁吁满头是汗,一副享受的表情,不停的耸动着自己白净的屁股,粗大的鸡巴在美妇人毛茸茸的小屄里九浅一深不断进出,随着少年的鸡巴不断在美妇人毛丛里进出,两人的交合处时不时的会白色的泡沫冒出,附着在两人的阴毛上。

  少年与绝色美妇人坦诚赤裸相对,肉与肉相互击打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肉击声。

  「咕叽~ 咕叽~ 」少年用自己的性器官不断的对美妇人的性器官发起攻击,到了后面攻击越来越猛,下体传来的痛楚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越发明显,咬着下唇的美妇人终于被攻下,满脸享受的张开红唇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啊……啊……哦……」床上这对少年和美妇人的组合,相互交织,激情缠绵,做着本该是夫妻情侣间才能做的事情,可谓是禁忌丛生。

  少年和美妇人这对不该出现的禁忌组合,自然便是胡静娴和陈涵母子。

  激情过后,母子紧紧相拥,享受着高潮后的平静。

  「妈妈,我不想你回去!」就在这时趴在胡静娴怀里的陈涵头也不抬的说道。

  胡静娴低头看了看,发现儿子低着头,也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心里五味陈杂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涵涵,你听话,妈妈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去了,你也知道你……妹妹她年纪还小,如果见不到妈妈,她会哭的。」「……」陈涵保持原来的姿势没有回答。

  摸了摸儿子的头接着道:「你舍不得妈妈,妈妈也舍不得你,但是我们也就分开两天,两天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我们想在一起也不在于这一时,你说对么?而且你和妹妹都是妈妈亲生的,手心手头都是肉,妈妈不会放下你们任何一人不管,尤其是经过了你这件事情,让妈妈更加珍惜你们俩。」「可是……」陈涵抬起头来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胡静娴捂住了嘴。

  「希望你能理解妈妈,好吗?」胡静娴捂住陈涵的嘴,眼里充满了母爱,温柔的说道。

  「好吧!」最后陈涵还是无奈的答应。

  「那好,我们现在就起床吧!等下次妈妈再好好补偿你。」说着胡静娴轻轻的推开了压在自己的儿子,起身脱下了衬衫和丝袜,往浴室走去,留给床上的陈涵一个雪白婀娜的背影。

  十几分钟后,陈涵快速的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现在妈妈胡静娴已经穿戴整齐,头发也已经吹干,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一身美丽动人的职业妇人打扮,在制服的包裹下曼妙的身材更加显得凹凸有致,薄薄的丝袜穿在腿上纤细而修长,可谓是黄金般的比例。

  「妈妈先送你回去!」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衣物胡静娴微笑着说道,接着拉起儿子的手往外走去。

  陈涵整个人无精打采的,任由妈妈拉着自己。

  胡静娴回到了她现在的家中,刚进门一个一个三四岁的可爱小女孩就欢快的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胡静娴的大腿。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胡静娴蹲下身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在女孩可爱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微笑道:

  「青青有没有想妈妈啊?」「嗯嗯,青青每天都在想着妈妈呢!」怀着的小女孩睁着可以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奶声奶气的说道。

  就在这是从厨房里走出一个英俊的男子,这个男子便是胡静娴的丈夫林御风。

  此时的他穿着一件围裙,手里拿着一碗炒好的菜,看到妻子回来连忙将手里的菜放下,走了过来将胡静娴抱入怀中。

  「娴儿,你终于回来,你可想死我!」「有什么好想的,才几天没见啊!」胡静娴看不出任何异样,神色正常的打趣道,说着还给了自己丈夫一个好看的白眼。

  「我就是一天看不到你,我都想你想的紧,哦!不是,应该是只要一秒钟看不到你,我就想你想的紧。」林御风说着拿手的情话,讨好着自己的老婆。

  「肉不肉麻啊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说这种话。」听到丈夫说得这么肉麻,胡静娴浑身起鸡皮疙瘩。

  「嘿嘿,一点都不肉麻啊,以前我不是也经常说的么!」林御风厚着脸皮说道。

  「真是的,也不怕教坏小孩啊!」胡静娴推开了丈夫,重新抱起女儿说道。

  「咱们青青将来可是大美女,只有别人对她说这话的份,哪里还用的着她来说,青青你说爸爸说的对不?」林御风不以为然,笑嘻嘻的对着女儿说道。

  小青青哪里听的懂大人们在说什么,只是听爸爸说自己是大美女,就很是高兴,拍着小手说道。

  「青青长大以后是大美女,一定跟妈妈一样漂亮,不,青青要比妈妈还要漂亮!」「呵呵」女儿这没头没脑的话,顿时把夫妻俩都逗笑。

  「好了,不要在这里站着了,我们快去吃饭吧,饭菜我都已经做好了。」林御风说道。

  「好啊!」胡静娴点了点头,抱着女儿往餐桌走去。

  菜很丰盛,一家三人相隔几天,再次聚在一起,相处的很是融洽,一顿饭都在欢声笑语中渡过。

  林御风笑容满面,看着自己的妻儿,觉得自己幸福,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然而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眼前这个正在给女儿夹菜的美丽贤惠的妻子,早已经背叛了他,说出来他都不会相信,这个他所深爱的女人,就在刚刚回来之前就跟别的男人去开房偷情了,还有他更不会想到的是妻子偷情的对象,居然会是妻子分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而在另一边,陈涵所在的那个家中,却没那么欢快的气氛。

  家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伸手也不见五指。

  卧室里也是一片漆黑,陈涵就躺在卧室的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眼睛还睁着,还真的会让人以为他已经睡着。

  其实陈涵一回家就躺在了床上,也没有睡着,就这样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这一躺就躺到了天黑,晚饭也没有吃。

  陈涵躺在床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一切,自己从和妈妈相认后,发生了太多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先是和自己的妈妈发生了关系,然后是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温柔美丽的妈妈,再然后和妈妈一直保持着这份禁断的关系,然而随着和妈妈相处的越久,他发现那份对自己妈妈的爱也越来越重,越来越难以分舍。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妈妈说要回那个「家」的时候,他居然吃醋了,是的,他吃醋了,吃那个没有他在的「家」的醋,虽然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时的他还能接受妈妈回到那个「家」,但是现在的他却无法接受,心中只有深深的嫉妒,嫉妒那个家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了,如果没有那个「家」,没有那两个人的出现,那妈妈的爱包括妈妈的肉体全部都是他的,现在要和别人来一起分享妈妈的爱,分享妈妈的肉体,他发现他做不到,他不想除了自己的之外的人拥有自己最爱的女人。

  陈涵痛苦的抓了抓头发,也不知道现在妈妈在那个「家」怎么样了?

  「老婆,可不可以把套子拿掉?」林御风很是性奋,时隔一个星期再次尝到妻子销魂的身子,虽然两人夫妻多年,这种事情做的也不少,但是他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对妻子肉体的渴望,林御风压在胡静娴身上不停的耸动着屁股,可是两人隔着一层保护措施没有直接接触,让他有点失望,他想和妻子直接接触完美的融合,但是没有妻子的允许他又不敢取下保护措施,于是他想得到妻子的允许,在她的身上索取更多。

  「不可以!」胡静娴忽然听到丈夫的要求,连忙抬起头来有些慌乱却很坚决的说道,说话的时候还想用手去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丈夫。

  「好!好!我不说了,你别反应这么大啊,我不说了还不成么?」见妻子反应这么大,林御风也不敢强求,连忙停下动作讨好的说道。

  「你要就快点,已经很晚了。」「好的!好的!」林御风嘿嘿一笑又开始挺动屁股。

  胡静娴伸出一只洁白的玉臂放在自己的脑门上,任由丈夫在自己的身体上折腾,此时的她没有一点情欲,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方面上,此刻在她的脑海里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陈涵。

  「也不知道现在涵涵在干嘛?他现在已经睡着了么?没有吃晚饭?」说到吃的她又想起了儿子的身体情况。

  「最近是涵涵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给他补补,看他现在那么瘦,随便一阵风都能他把吹走,他现在这样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错,没有给他弄好吃,下次一定弄些好吃的给他吃才行。」其实陈涵现在并没有以前那么瘦了,这几个月胡静娴经常给他做好吃的长了一点肉,胡静娴这样想,也是因为她太爱自己的儿子了,妈妈对自己孩子的爱永远都不会满足于现状,总想着自己的孩子能更好一点。

  「嗯哼……」胡静娴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儿子,丈夫在自己身上折腾,自己本能的哼了一声都不知道。

  接着她又想起了离别时儿子默落的表情,在脑海里又开始责怪起了自己。

  「哎~我这个妈妈,真不是个好妈妈,涵涵,对不起,妈妈下次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胡静娴满脸通红,可能因为羞涩还用洁白的玉臂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对于身下妻子的这些小动作,林御风根本就没有去注意,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爱妻的美妙娇躯上,兴奋的挺动着,是不是发出啪啪的肉响声。

  「嗯哼……」因为他剧烈的动作,胡静娴又忍不住闷哼了声,然而她自己却完全不清楚。

  连续两日的双休很快就过去,学生们回到学校又开始一个星期的学习生活。

  星期一早上全校的学生聚集在大操场上,进行着庄严而神圣的升国旗仪式。

  升完国旗,上一周的值周老师上台发表总结,台下学生们各自站在各自班的队伍里,各班的跟班老师游走在各自的班级的队伍里,视察学生们有没有认真听讲。

  而高一二班的跟班老师就是胡静娴,此时的她就在自己的班级里游走视察,走到陈涵身边的时候,发现发和星期五那天分离时一样,低着头闷闷不乐,胡静娴能猜到为什么,但是她没有现在就去找他谈话,毕竟现在还没有开完会,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了一边。

  走到一边后,她又继续偷偷的观察着陈涵。

  发现儿子此时低头嘟嘴闷闷不乐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一颗心看的嘣嘣直跳,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亲上一口,不由感叹道。

  「真不愧是我胡静娴的儿子,长的就是好看,将来一定可以迷倒万千少女。」可是一想到将来儿子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胡静娴的心里又没由来的一阵泛酸,对儿子将来女朋友很是嫉妒,心里一阵纠结。

  「不行,不行,如果以后女朋友对涵涵不好怎么办?她肯定不能像我一样对待涵涵的,所以以后涵涵还是不要找女朋友的好,有我这个妈妈就够了,其他的女人都不需要了……啊……胡静娴你在想什么呢?就算你和儿子发生了……啊……不能乱想,不能乱想……」心里这样想着,眼睛却偷偷的盯着陈涵,而且眼里时不时的发出阵阵光芒。

  至于讲台上讲的什么,身为老师的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第二节课下课的铃声响彻在校园里。

  高一二班的第二节课刚好是胡静娴的语文课,下课后胡静娴并没有离开,而是当着全部同学的面叫住了陈涵。

  「陈涵同学,你是语文课代表,你有没有把班里假期的作业收上来?」「已经全部收齐了,老师现在就给你拿过去么?」陈涵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老师交给他的任务还是很好的完成了,尤其是胡静娴交给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嗯,你现在拿上作业跟我走吧!」「哦!」陈涵也没有说什么,乖乖的拿起收上来的作业本,跟在胡静娴的屁股后面。

  今天的胡静娴和往常一样上身穿着黑色的制服外套,下身包裹着黑色及膝包臀的短裙,短裙下一双丰腴修长的超薄黑丝美腿,再在玉足上搭配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一副职业美妇人的端庄打扮。

  不过今天胡静娴在制服外套里面搭配的不是以往的白色衬衫,而是搭配着一件紧身的红色吊带背心。

  胸前那对原本就雄伟的巨峰,此刻在紧身背心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的凸出饱满。

  外面是黑色制服,配上里面的红色紧身背心,使其身上那种成熟丰美的妇人之美越发明显耀眼。

  然而这番美丽的风景,装着心思的陈涵注定无法欣赏,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靠着余光跟着胡静娴走,就连胡静娴是不是带自己去办公室也不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没几分钟,两人就来到了教师宿舍前,陈涵这才反应过来,好奇的问道。

  「妈……老师我们怎么来到教师宿舍了,不是去办公室的么?」「谁说我要去办公室的啊?」胡胡静娴娴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你只管跟来就是了。」哦了一声陈涵只好跟上。

  打开了寝室的门,胡静娴让陈涵也走了进来,关好门对着陈涵说道。

  「到我房间里去!」说走母子俩就往房间里走去,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隔壁楼敏的房间门留着一条细细的门缝,没有全部关上。

  来到房间,胡静娴玉手往后上一捋,将翘臀上的裙摆捋直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抬起臻首看向陈涵明知故问的道。

  「看你闷闷不乐的,跟妈妈说说吧,怎么回事?」陈涵没有去看胡静娴的眼睛,依旧低着头道。

  「没有,我很好啊!」见儿子死不承认,胡静娴噗呲一笑道。

  「你就别装了,你是妈妈身上掉下了一块肉,我还会不清楚你的状况。」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支红笔在玉指间打转。

  「……」陈涵没有回答,依旧低着头没有去看胡静娴。

  胡静娴没继续追问,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站在前面的儿子,手里的红笔不停地在指尖转动。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半分钟,也不知道胡静娴是不是不小心,将手里的红笔掉到了地上。

  「哎呀!」胡静娴没有去捡,而是看了陈涵一眼。

  陈涵马上就明白了妈妈看自己那一眼的用意,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很顺从的蹲下身去捡。

  红笔就掉在胡静娴的高跟鞋旁边,蹲下身捡笔的陈涵一眼就看到了那包裹在黑色高跟鞋里的丝袜玉足。

  精致的黑丝玉足,不大不小被黑色的高跟鞋完美的包裹,露出香滑的黑丝脚背,脚背晶莹剔透即使穿着黑色薄丝也难以遮挡它的白嫩,陈涵只觉得热血上涌,看着眼前这对完美的玉足有一种想要把它含在嘴里舔允的冲动。

  努力的抑制住那股冲动,陈涵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一抹红色的诱人风景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见妈妈胡静娴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两条原本并拢在短裙里穿着黑色薄丝的雪白丰腴美腿微微分开,而随着两条黑丝美腿微微分开,在最深处的腿心位置一件红色蕾丝内裤在黑丝的映衬下展现在儿子陈涵的眼前。

  这件红色蕾丝内裤很薄,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有一大片漆黑的茸毛,即便是和丝袜一起有两重的包裹,也还是能看到。

  也因为丝袜和内裤的多重包裹,将胡静娴的神秘的私处包裹得紧紧的,裹成一个小小的肉包,肉包半遮半掩看不清全貌,只能看到里面一团漆黑。

  而就是这种半遮半掩的诱惑,更加的让陈涵呼血脉喷张,小腹处浴火上涌,原本软趴趴的鸡巴瞬间一柱擎天,将裤子顶的老高。

  被丝袜里黑红相间的诱惑吸引住,陈涵眼里冒着火光死死的盯着妈妈胡静娴的私处看,好像很不得钻进去一探究竟,就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气。

  就这样保持着下蹲抬头的姿势不动,一时也忘了将地上的红笔捡起来。

  胡静娴其实从一开始就在注意着陈涵的动向,儿子的一切小动作都没有逃过她的法眼,更何况他还看得这么明目张胆,但是胡静娴也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儿子那火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私处看。

  就这样将近被看了快一分钟,胡静娴决得差不多了,于是才出声装做慌乱的说道。

  「啊……你在看哪里?」说着快速的将自己的黑丝美腿并拢,做出一副羞人模样。

  听到妈妈的惊呼,陈涵终于回过神来,也没有捡笔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不断地喘着气,感觉的自己的鼻子有一种喷血上涌的感觉。

  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见她一脸惊慌失措的羞人模样,陈涵心头的浴火更盛,已经知道妈妈肉体美妙的他,哪里还忍得住,于是化身为狼一下子就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

  低下身,捧着妈妈的玉首,在其白皙光滑的玉脸上就是一通乱吻,妈妈的小脸十分的柔软摸着很舒服,脸上还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才有的动人幽香,让陈涵简直是爱不释嘴,在妈妈的小脸又亲又舔,嘴巴亲吻过处留下明显的湿痕。

  胡静娴哪里会聊到陈涵会突然袭击,不妨之下被陈涵得逞,第一的反应当然是矜持的防抗了,可是陈涵的攻势太猛,一时也挣脱不开,让陈涵在自己的小脸上又吻又舔的好几口之后才费力的挣脱开来。

  「你干嘛?」嘴上不满的说着,又感觉脸上湿漉漉的,于是抬起一只手,用制服的袖口将脸上的湿痕擦去。

  被推开陈涵马上像狗皮膏药一样又缠了上来,紧紧的抱着胡静娴喘着粗气迷乱急切的说道。

  「妈妈,我……我想要,你给我吧!」说着又在胡静娴雪白的脖颈间亲允起来。

  「你不是不开心的么?你居然还有心情想那些事情啊?」其实笔是胡静娴故意掉在地上的,她只不过是想借此小小的诱惑一下儿子,让儿子稍微开心点,好缓解一下气氛,没想到儿子的反应会这么大,对于儿子的反应胡静娴心里其实在偷笑,表面却装作很抗拒的说道。

  「我哪里有不开心啊妈妈,我一看到你就算我有不开心的事我都会变得开心的,妈妈你给我好么?」陈涵确实已经把不愉快的事抛在了脑后,现在的他满脑子欲望,只想着快点得到眼前最爱的女神妈妈的美味肉体。

  「哎呀~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等下就上课了,你快放开妈妈啊你……你好回去了,等晚上回去我再给你好么?」「不嘛,我现在就想要啊!」陈涵说着就要去脱胡静娴的制服外套。

  「你不听话了是不是?等下就要上课了,你快回去吧,不然晚上你都别想了。」见儿子对自己如此的死缠烂打,胡静娴心里很是无奈,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那好吧!不过到时妈妈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啊?」见妈妈有些生气,陈涵很是畏惧,虽然满脑子都是色色的事情,但此刻也不敢再对妈妈有过多的动作,只得放开妈妈很是不舍的说道。

  「嗯…可以,只要你听话,不要说一个要求了,就算一百个妈妈都答应。」胡静娴想了一下说道。

  「真的吗!」陈涵又来了精神高兴的说道。

  「妈妈有骗过你吗?好了,你先回教师吧,等下就上课了。」胡静娴点了点头,无奈的笑道。

  「可是……我现在出去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啊?反正现在是大课间还剩十来分钟的时间,妈妈你看……」陈涵虽然也想出去,可是裤子上顶了个高高的帐篷,很是显眼,一时也难以消退,看了自己下身一眼,不得不向妈妈求助。

  胡静娴朝着陈涵所指的地方看了一眼,小脸一下变红,唰的一下站起来,在陈涵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眼神无奈而语气中又带着些溺爱说道。

  「你啊,这么点时间都不放过妈妈是么?尽想着怎么折腾妈妈。」「妈妈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感觉快要爆炸了,再说我现在这样也不能出去,你就帮我消消火好不?」时间越久陈涵越是觉得鸡巴胀硬,龟头顶着裤子有些难受,急需释放出来。

  胡静娴白了儿子一眼,坐回了椅子上,拉着椅子向陈涵靠近了一些,接着颤巍巍的伸出洁白的双手抓住了陈涵裤子往下拉,连同里面的蓝色的内裤也一起退下。

  很快一根呈九十度角向天敬礼的粗大鸡巴,晃动着出现在胡静娴的眼前。

  看到这根丑物,胡静娴又爱又恨,就是这根坏东西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折腾,每次都弄得自己很是难堪,但是又觉得自己也越来越爱这根坏东西,每次在自己身体横冲直撞的时候是那么的让人着迷,和以前所经历的男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难道这就是母子乱伦所才能有的无上快感?

  想到这里胡静娴只觉得自己的私处变得有些潮湿,很是羞愤,咬牙切齿的伸出小手在这根丑东西上拍了一下。

  「啊~」陈涵鸡巴吃痛,往后退了一步表情痛苦不解的道。

  「妈妈,你干嘛啊?」胡静娴没有回答,只抬起头来风情万种的白了儿子一个白眼,接着伸出温润如玉的小手一把握住了儿子粗大的鸡巴,马上开始轻轻的撸动。

  「哦~」被妈妈柔软的小手捉住鸡巴,陈涵立马抬起头舒服的叫了一声。

  听到儿子畅快的叫声,胡静娴小脸羞红,她只想快点结束,于是加快了手上撸动的速度。

  就这样快速了撸了五分钟,陈涵一脸舒爽,但就是没有想射精的意思,胡静娴不由得有些着急。

  「你怎么还不射啊?等下就上课了!」一听快要上课,陈涵也有些着急,可是他现在完全没有想射的意思,就在这时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眼睛看向胡静娴红润的小嘴央求的说道。

  「妈妈你可不可以,用你的嘴帮……帮我用啊?我一定可以马上射出来的。」时间不多,胡静娴也来不及多想,只想陈涵快射出来,不然等到上课了他还会缠着自己,无奈之下胡静娴只好张开红润的小嘴,倾下身向着儿子的大鸡巴含去。

  敏感的龟头被妈妈含在小嘴里,陈涵只觉得一阵酥麻,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又不想自己的鸡巴离开妈妈湿润温暖的小嘴,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妈妈盘着秀发的后脑,往自己的方向按来。

  随着鸡巴往妈妈小嘴里深入,陈涵快感渐增,没几秒就有了射精的冲动。

  为了分散注意力,陈涵不得不东看西看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陈涵突然看妈妈的臀部上的短裙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滑,露出了里面的丝袜,黑丝超薄里面的那件红色蕾丝内裤特别显眼。

  再加上此刻因为胡静娴身体前倾,臀部向后翘起,是的原本就挺翘的臀部变得更加肥大浑圆。

  肥大浑圆的翘臀包裹在红色性感内裤和超薄黑丝里面,这种视觉上诱惑深深刺激着陈涵,使得原本就快要坚持不住想要射精的他雪上加霜,再也忍不了,顾不上妈妈此刻的感觉,拉着妈妈的小脑袋用力的往自己的小腹按,很快跟鸡巴整根插进妈妈的小嘴里,龟头死死的定在喉咙里,开始喷出一股股的阳精。

  「唔唔~」胡静娴剧烈挣扎,喉咙被儿子粗大的鸡巴深入,有种想呕吐的冲动,可是一切太迟,陈涵已经开始在她的喉间有力的喷射,射得她双眼泛白,无奈之下精液全被她吞下肚,只能在嘴里发出无力的闷哼。

  此刻陈涵脑子里一片空白,抱着妈妈的头顶在自己的小腹上,畅快的在妈妈的深喉里喷着浓精。

  这畅快的一射就将近一分钟,陈涵浑身舒坦而又无力,放开了妈妈的小脑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喘息着。

  「呕~」胡静娴双眼通红留着泪水,精液全部下肚,不停的呕吐着,满口的腥味想吐却吐不出来,同时被憋了这么久,感觉快要窒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呼吸困难又恶心的她,根本来不及骂陈涵,只能边呼吸边恶心的呕吐。

  过了一会,陈涵终于回过神来,见妈妈一副难受的模样,知道自己刚才做了坏事,心里很是忐忑,害怕妈妈等下会教训自己,连忙站了起来提上自己的裤子慌乱的跑了出去,刚跑进教室上课的铃声就响了。


  【完】